Aleeew

查看个人介绍

美色沉迷
近期安雷/瑞金中,是个雷厨+安吹 现在会吃安雷安无差了XD
请叫我阿蕾蕾就好~

[安雷] 渎神者与狂信者-03

第三章更新了!这个安雷互怼看得我心潮澎湃XD

犬野四郎:

01-02




第三章


 


『他使这人降卑,使那人升高』


 


这次的赌约在海盗团那儿迅速变成了好戏和咒骂。


帕洛斯兴致高昂地为他的决定叫好,等不及要看雷狮变作地狱里头第二个和恶魔交合的堕天使,而上一个这么做的人是撒旦。虽都是邪物,审判日的法典对于地界万物的标准却是五花八门,一般入住的堕天使也不会拿万世诅咒来当筹码。每一千年过去,恶魔与堕天使都有机会在下世脱离魔道,但一旦他们相交合,必双双受到万神诅咒,缠于魔道至十个千禧年。


雷狮这招实乃损人害己,不光拖了安迷修蹚浑水,还赌上了自己最后那点天使血统。


咒骂源于佩利,他唾弃于那个安迷修居然让老大有了变回天使的可能性,那岂不是意味着海盗团要永远失去他们的首领?他是没听说过堕天之后还能变回去的天使,但老大说他可以,还说如果那件事发生了,他将千年不得离开天堂,直到审判日到来。「佩利,你得知道,法典是不会原谅一个天使两次的,他们总得有点迂回的惩戒措施。」雷狮朝他摊手,安抚道,「别那么悲观,我只要赢不就成了?对你们老大没信心吗?」


「我能不火大吗?等审判日到了,我们这些恶魔可都得被丢到火湖里,我可没信心下一世还能在地狱里认出老大你。」


「大哥,你有自信能赢的吧?」卡米尔在一旁终于憋不住地出声,他在队伍里一向性子闷,总是低着头在日程本上勾勾划划。即便是听到如此重大的消息,也维持了一贯的冷静,他既然主动这么问,雷狮就笃定了一定还有后文。


「我只打算耍耍他。」


「但赌注很危险。」望见雷狮沉默着抬眼,仿佛等着他说下去一般,卡米尔合上他的日程本,「我有一条保险之计。」


「说来听听。」


「天使之力源于爱,而恶魔之力源于欲。只要大哥你能弄清他成为恶魔的原因,就能抓住他的把柄。」


「成为恶魔的原因?」


「也就是在上一个千禧年……他究竟是犯了什么罪。」


「以那家伙的正义感,搞不好会为此羞愧?」接下了卡米尔的话,雷狮嗤笑一声,停止了玩笑话。他自然懂得卡米尔的意图,「我猜你和我想的都一样。」


「是,大哥。」在佩利不明所以的目光中,卡米尔应声道,「安迷修的欲一定就是『善念』,如果这使他坠入魔道,只要得知这一点,他便只能在今生放弃它。」


「的确,这会让他生不如死。」雷狮点点头,末了嘴角却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但是这可能吗?卡米尔,行善会获得永生,这是上界法典的第一条。」


如果行善也能入魔的话,他看第一个该下地狱的就是耶和华才是。


「就没可能是那家伙前生引发了什么大灾难吗?」帕洛斯插嘴,擅自猜测起来,「因为这种原因下地狱的人很多吧?我们的美女海伦不就是吗,她可是个无辜女人,就因为那几个男人无聊的争抢,来世得做塞壬海妖。」


「如果当时她自毁容貌就可以升往天堂。」雷狮耸了耸肩,「别那副表情,我知道这个审判有多恶心。」


「等等等等!你们现在到底在说什——么啊?!」佩利不满地嚷道,可惜未有人搭理他,卡米尔就抢了先。


「大哥,我们这么猜测也没有用,不如你直接飞上去找上帝问来得更快些?」


「我吃了红苹果,现在可不能去天堂了。」


「但据我所知,每到血月之夜,天堂的结界就会变弱不是吗?」


「有时候我真的很奇怪,卡米尔。」雷狮笑着歪了歪头,看向这个寡言的部下,「你知道很多恶魔不该知道的事,让我连卖个关子都不行。」


察觉到那份笑容里隐藏的危险,卡米尔垂下头,声音一下子变得微弱,「我只是读书的时候意外看到过……」


这一定不是实话。血月的秘密在上界除了天使长就只有不超过十个天使知道,在这一天守备天使队伍里会偷偷排入九大天使,以防任何特殊状况。没有一本书胆敢记载这件事,卡米尔知道这个秘密,十有八九他有在计划着什么。


上头或许有什么人等着卡米尔去碰面。一串可能的名单在雷狮的脑海里掠过,他垂下眼,收回了自己锐利的目光。猜测是他最厌烦做的事,既然卡米尔有意隐瞒,那么只要他私下做的事没有波及到海盗团利益,雷狮自然也不会多加干涉。


「你以为上帝真的会拿血月没办法么?」


上界那群人狡猾得很,与其说血月之夜是漏洞,不如说更像是陷阱,专门用来提前审判那些没有自知之明的家伙。


「但如果是大哥的话,他一定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你似乎把我归到走后门的那一类了?」雷狮笑道,却不反对这个提议,「我会去试试。」


「但是老大,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干啊?」在一边听得腻了,佩利自顾自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和安迷修做那种赌约干嘛?」


「为什么啊……」


这个问题也不光是佩利有,在他刚说出口的时候,就收获了某人愤怒至极的质问。


 


「你是疯了吗雷狮?明明地狱里随便哪个恶魔都可以让你达到你那,你那,」难以启齿一般,安迷修难以置信地皱起眉,「肮脏的目的!」


「祸害那些手下败将有什么意思?」在地狱还未逢敌手的雷狮笑道,「何况,我正巧想看你痛苦不堪的模样。」


回忆起对方那时的表情,像是很有趣似的,雷狮呵呵笑起来,「你们老大自有打算。」他飞快地扇动翅膀,停在了半空中,「等着我的好消息。」


 


 


月若赤色,必有灾殃。


不光是天堂的结界变弱,地下邪物之气也比以往更为嚣张,雷狮一路干掉了不少想偷偷跟着自己混上天的脏东西,顺利到达天堂之阶。


金色的台阶在云间盘旋而上,这里除了上帝,任何天使都必须一步步攀登。翅膀失去效力,他慢条斯理地迈着步子,直到在阶梯尽头对上一双和自己相似的紫色眼眸。只是那双眼睛里布满了寒意。


「谁允许你出现的?」


「没人允许。」毫不畏惧地迎视回去,雷狮反问道,「大哥是不打算让我进去?」


冷着脸的天使长语含讽刺,「除了我,也没有人敢拦你。」


右手已凝结出了法阵,雷狮歪着头露出一个笑脸,「要打吗?」


回应他的是一声冷哼。


天使长微微侧了侧身,「父亲在等你过去。」


这倒是在他意料之外了。收回手,雷狮走过对方留下的那道狭窄空间,在交错而过之际他扭过头,「大哥,下次见面可别对我客气了。」


没错过那道一闪而过的锐利视线,雷狮吹了个口哨,摇头晃脑地长驱直入。


 


云巅之上便是永恒白昼,天堂隔绝了黑夜,爱奥尼克式白色石柱之后的殿堂空无一人,雷狮往前走,彩色的琉璃地板把他的影子映得格外奇怪。


宫殿建在漂浮于空中的绿岛之上,金色太阳就在它的身后,一整面的巨大水晶前,背对太阳的男子身着白色长袍,端坐着等着他的到来。


今天他又是新的面貌,那或许是他从人间某本上帝绘像里偷来的脸。雷狮从未见过自己父亲真正的容貌,他只说神有万象,无所定形。因而这怪异的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


「你若遵我的道,谨守我的命令,那么你本该站在这所有人之间。」


挂着没有一种情绪可以与之定义的笑,上帝向他开口。


「我不屑站在这里。」


「既一意要丧亡,便由你去丧亡。」


「这一点自不用说。」连轻蔑都算不得的回应令雷狮火大起来,他直直地道出自己此行目的,「你对安迷修做了什么审判?」


「是他应得的。」


「我倒是不知道,天堂是这种善恶不辩的地方?」


上帝朝他轻轻叹气,像是叹于他的鲁莽,「他对善的定义过于狂妄。」


雷狮挑起眉,沉默里,他等着对方继续说下去。


「愚昧者,见不到他所行之事之片面,见不到殷鉴不远,见不到罪孽与污浊。他行善,却不知善的另一面是恶。他不是神,无法洞悉一切,却妄图做神之事。」


「所以就得下地狱吗?」


「他的欲远比爱强,这样的人恰恰该去做恶魔,接受自己愚昧面的惩罚。」上帝停了一下,施舍一般地最后说道,「骄傲的必屈膝,狂妄的必降卑。」


 


 


上帝所说印证了他的猜测。但是,雷狮隐隐地觉得愤怒,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老爸,说实在的,我受够了你这幅装腔作势的模样。」雷狮仰起头,对上那张似笑非笑的脸,「以前我光是觉得你们这些神明太看不起人,一个个的端着架子道貌岸然。」


嗤笑了一声,他面露嘲讽,「现在呢?你告诉我行善能有什么错?不给人当天使也就算了居然还得下地狱?说是不是神明看不见这个看不见那个,所以才应该让他做天使吧?」


「我看你这个上帝是真怕被取代才是,你是对他人的嫉妒吧?嫉妒他们拥有你早就没了的怜悯心?」


一口气说了一堆话,雷狮挑衅地瞪回去,上帝沉默不语,但片刻之后,他身后的太阳骤然暗下。


 


天堂结界被打开,不经由天堂之阶,他直直坠落。


 


他老爸这次大概是真生了气,因为雷狮挥动着翅膀的同时,一片羽毛卷到了他的手里。


深黑色,在月色下泛着浅淡的蓝。


 


他成了和地狱里那些堕天使别无二致的货色。


 


 


魔物森林刚经历了一场暴风雨。


夏天的雨来势汹汹,打得绿油油的枝叶愈加发亮,雷狮到木屋的时候,就瞅见主人正忙着收院子里晾的衣服。


不知道安迷修是打哪来的苦行僧死脑筋,施个咒能解决的事总是把自己搞得像是无能的人类。雷狮饶有兴致地环抱着胸,隔着不远的距离看了会儿才慢慢靠近。


「又有什么……」不耐烦的口吻,正要扭过头来的安迷修将接下来的话吞进肚子里,「你的翅膀?」


「是不是很酷?」翅膀收拢,浓重的黑色影子立刻包裹着他,雷狮勾起嘴角,「你可要输了。」


手臂上还挂着半干的衬衫,安迷修一时楞在原地。在他眼前挑衅的堕天使似乎往不可救药又近了一步,地狱的轮廓一如血痕渗透进他的翅膀。


只是湿着头发的雷狮有说不上来的怪异之处,按说,魔物森林的雨露不该沾湿他一分一毫,如果安迷修没看错的话,那张嚣张的面孔里还隐隐地含有怒意。


「既然如此……那你又在不满什么,雷狮?」沉声问道,安迷修并未因此受到任何打击,「这个结果是你自己选的吗?」


「的确,我不喜欢得到它的方式。」


斜过眼看了一眼躺在手心里的黑色羽毛,雷狮对此不可置否。


现在他右手的法阵由以往的深紫变为猩红,治愈术减弱了,相应的破坏力却比以往更强,甚至于施展一些对天使而言的禁术而不受到反噬。朝着地狱的深度演化一直都在他计划之内,只是不该经由上界的惩罚——这种耻辱的途径。


「但我还给你带来了一点不幸。」


被识破的不快随着接下来的话消失,想到安迷修将为之受到的打击,他糟糕透了的心情便奇妙地化解。


「像你这种千年出来一个的怪胎,信奉天上的主,甘愿舍弃自己的种族……你想知道原因吗?」神秘地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嘴唇上,雷狮笑起来,「为什么你会成为恶魔?」


安迷修没有回答他,只是又迈开了步子,似乎不打算搭理他的鬼话。


挥动着翅膀跟着进了木屋,雷狮眼见着安迷修放下手里的衣服,又走去书架整理起书本。没有对此加以阻止,雷狮驾轻熟路地跳上窗台,这才开始他的嘲讽。「如果你放弃那狂热的信仰和行善欲的话,搞不好现在我们俩的立场会全然相反。」


「即便是现在,我也和你没什么好谈的。」


「正是那让你堕入了地狱,安迷修。」雷狮抬手指着上空,「这就是你信奉的主对你的审判。」


安迷修的动作僵硬下来,他扭过身,定定地望着放肆无礼的堕天使。


「我凭什么相信你?」


「凭我是上帝之子。」


本就不打算对此有所隐瞒,不出所料地,安迷修对这个答案的反应愤怒多于信服,瞧他怒视着正要开口,雷狮径自打断。


「这世上可不光你一个地狱之耻,也有我这样的天堂之耻……」刻意放缓了最后的字眼,雷狮意味深长地看着对方。「可我和你不一样,你仅仅是个无处可归的叛逃者罢了。」


「你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吗?」安迷修似乎有所冷静,将已出鞘的双剑收回后,他直直迎视雷狮,「即便只得恶果,我也不会放弃信仰和道义。」


「哈哈、你倒是看得开。」不知对方话里几分真假,雷狮干脆把话讲得更彻底,「你的祷告上帝不会听见,你的善事别无用处,你的骑士道只配写在纸上。你再做上一千年,也不会有改变。」


「那又如何?」理直气壮地否认了他,安迷修说的话令他困惑,「我的骑士道写在我心里,祷告说给自己听,只要我永不放弃,上帝总有一天能听得到。」


「蠢货。」


雷狮觉得没意思起来,这人被『圣经』那套洗脑地不轻,怎么跟他说都不会明白。


「我不在乎自己为何生为恶魔,倒是你,雷狮,」但这一次安迷修终于有所回击,「我倒是想知道,你这种人凭什么可以成为上帝之子?」


不屑地轻笑,雷狮歪过头,「如果这能对你那顽固的脑子有打击的话,我很乐意说。」


「我的前世只是普通人类,没有救人的多余心思,没有加入任何教会。喜欢自由,我就离家出走,看上任何东西,我就抢过来。死后圣彼得过来找我,说我对自由的爱是纯粹,适合去天堂。」恶劣地道出自己轻松的人生,雷狮状似不满地补充了一句,「现在看来根本就是被圣彼得那家伙给坑了啊。」


TBC


Free Talk:这一章开始用回以前的账号,请大家多多指教~之前的留言我都有看,因为语死早的关系没有能一一回复非常抱歉。蕾蕾那边有点忙所以这次还没画完第二话(*/ω\*)

评论
热度(504)
©Aleee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