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eew

查看个人介绍

美色沉迷
近期安雷/瑞金中,是个雷厨+安吹 现在会吃安雷安无差了XD
请叫我阿蕾蕾就好~

【将律】星象仪

写得太美了!让我涌起去淘宝买星盘的冲动〒▽〒

乐扣饼:

Attention:

*梗概:律被将拉去看星星,给 @Aliea_律律律 的投喂!

**有一点剧情捏造;天文知识也是查了资料然后揉进自己想象诌出来的

***倒了一点宫泽贤治的《银河铁道夜》进去。文风涣散,随意至极,不要揍我

BGM:One Night & 星象仪


又是一日。

黄昏近晚,影山律在没有开灯的房间里就着最后一点儿日光刷刷写着作业。他写得很专注,一点儿也不去在意从窗户里翻进来大喇喇坐在窗框上的那个红发笨蛋。

律抬手擦去额角的一滴汗。他想不懂大热天的这个笨蛋为什么还穿着那件绿白的棒球外套。

呐,律,我们去观星吧。少年过分开朗地笑着,对他说道。

天文台预测说明天夜里调味市南边可以看得到流星雨呢欸你知道流星雨是什么吗你肯定知道但你一定没见过吧不如我们一起——

我知道。律打断他。彗星或者其它星体碎片进入大气层后摩擦生热发光引发的天文现象。

气氛在律说出这个他曾经写在天文知识竞赛卷纸上的答案后,陷入了沉静。

但是只过了几秒。少年毫不在意地说,欸你知道啊那么我们今天晚上就去看吧正好你可以给我讲讲。

他顿了顿,不知为什么放低了声音。

我可喜欢星星啦。


律猛然抬起头。

他看着少年对自己眨眨眼,蓝得浓郁的眼睛里一点儿阴霾也没有。他的心里有什么东西“咯噔”了一下。

律叹了口气。

那就去吧。


说实话律在将发来的邮件里看到那个地址时心里是有点不舒服的——流星出没的地方竟然在“爪”支部附近。虽然已经被打得稀巴烂了可那到底还是“爪”,令人不愉快的“爪”。

将这个家伙,是不是又在打什么鬼点子、坏主意?


律还是去了。他从不轻易打破和别人的约定。他比预定的时间早到了12分钟,这也是他一向的习惯。

他从背包里摸出一本词汇书开始背单词。但背不出几个。

过了一会儿将就出现了。他看上去挺高兴的。不知道是因为流星还是为着别的什么。

真不愧是优等生啊不过这里根本连灯都没有诶你肯定看不清楚还是别——

律一下子就有点烦躁。他根本不想来看什么星星,他的兴趣列表和日常事项里从来就没有过这个。但将越发让他感到自己是在装模作样——装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确实是。好好地看什么单词呢?

他愤愤地把书重新扔回书包里。跟着将走了起来。

将笑笑再不说什么,他把双手撑在后脑勺上,只是轻声唱着歌。律废了很大劲才听出来那是小星星。这么简单的童谣他却唱得走调得厉害。但律却发现这个家伙的英文发音好听且标准。


(When the blazing sun is gone, When he nothing shines upon, 

Then you show your little light, Twinkle, twinkle, all the night.)


第七支部的建筑依然是那时的残垣断壁模样。没有清理没有整修,就这样赤裸裸光秃秃晾在这里。

但律是非常惊讶的。

将带着他一层层爬到楼顶(他们没有用超能力)。从来没有人告诉他这里还有一个观测台。巨大的天文望远镜完好无损,透过玻璃穹顶可以看见一片清新夜空。

将笑嘻嘻地看着自己,得意地努努下巴。要我说呀,这算是这个地方唯一的优点啦!我当时会来这这里,原因之一就是这里有台这么棒的望远镜——

律仍然是震惊的。他喃喃开口,所以我们都是顺便?

将愣了愣,然后哑然失笑。怎么可能,他说道。那次来是为了正事啊正事——

你真的喜欢观星?律还是有点不相信。

喜欢啊。

律觉得迷惑。观星这个兴趣听起来小众得很,且透着一股子天文学究的气息,和面前这个红发超能力笨蛋看起来完全不沾边。

将继续说着。啊,可能和我老妈有点关系吧。她在宇航局工作。不是NASA啦你们怎么就只知道NASA是国家宇航开发局啦!(怎么样是不是很厉害!)小时候她老给我讲点星座故事什么的,大了以后就老是给我寄很多天文书籍也不管我是不是看得懂虽然我最后好不容易都看懂啦——

不过我也好久没见过她啦。老妈可忙了和老爸不一样的……虽然老爸也很忙。

他停了停,像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他跳到望远镜旁开始调试仪器,非常娴熟。


好啦,现在【宫泽贤治】就可以运作啦。将鼓捣调节好主镜和寻星镜,越过栏杆跳到律面前。

宫……宫泽贤治?

是我给这台望远镜起的名字。怎么样很不错吧!你可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宫泽贤治——

律越发迷惑起来。他当然知道宫泽贤治是谁。小学国文课本里就有他的《银河铁道之夜》(律还读过他的《一个规矩繁多的饭店》,甚至连《渡过雪原》也看过)。自然课上讲到天文部分时老师也会引用一点乔凡尼和坎博内拉坐着火车穿越银河的故事,来吸引孩子们的注意力。

这都不重要。只是将看起来,完全和宫泽贤治不搭啊……也不是这个。律想道。究竟一个怎样的人,会极富心思地给一台望远镜起名字,起的名字还是【宫泽贤治】?

好像意料之外,仔细琢磨却又觉得是在意料之中。

毕竟是将呀。


……看流星要天文望远镜做什么?律还是不明白。

你怎么这么死板呢?不是可以看得更清楚吗而且你不想看看别的星星星座星云什么的吗?

别这么、死板嘛——

律心里又咯噔一下。死板。嗯。

他心里有点莫名的烦躁。他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正是《银河铁道之夜》。

老师让他起来朗诵《银河铁道夜》中的段落。他放慢读速,语调优美地读着乔凡尼和坎博内拉一同来到银河车站,读着他们遇到那个捕鸟人,读着里边的漫天繁星读着乔凡尼的死。最后老师问他有没有什么感想。

在一群对着老师放出的星象图叽叽喳喳欢呼雀跃的孩子中,律认真地回答道,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孤独的故事。

太孤单了……我不是特别喜欢它。

老师惊讶地看着律,眼神复杂起来。你说得没错……孤独是这个故事的一大主题。但是……

她没有继续说下去,没有像往常那样称赞律的聪敏和善于思考(这也是这件事让律印象深刻的原因之一)。律坐在兴奋的孩子之间,疑惑地想着,却怎么也想不出更好的答案了。他想,是不是告诉老师说这是个很美丽的故事、自己也喜欢银河也想去看星星、或者指责一下坎博内拉不算是个合格的朋友,这样子的答案会不会更好一些。他只是很直白地说出自己的感受呀。

他现在十三岁,突然想起来还是想不出一个好的答案来。只是从那时起,他便开始隐藏。

(It's right, nevertheless not good. )


好啦,来瞅瞅吧。律看着将满意地拍拍目镜。

律小心凑上前去,将眼睛对上镜眼,随即被里面的东西吓了一跳。竟然真的是宇宙而不是天空了。他能很清楚地看见一团星云,在黛色的黑幕里散发出紫红、莹白的璀璨光辉,向四周延展出一种庄严壮丽。无数的星星盘绕在这团星云的边上,安静而认真地亮出属于自己的光芒。谁也不争抢谁的,谁也不去夺谁的眼球。几颗炽热的恒星领导着这群小家伙,组成一曲灿烂而温柔的合唱乐。

这是野鸭星团哦!现在正是观测的好时节虽然我觉得它看起来不像鸭子——

律完全被眼睛里一片星空迷住,不去管将在耳边的雀跃嘈杂。

他近乎贪婪地看着这宛如梦境一般的美丽。将看出律沉浸其中,便不再叽叽喳喳。他不自觉地笑起来,操作手控器移动寻星镜,为律寻找别的好看的星星。


那是……天蝎座?

是啦是天蝎座是不是有二十多颗很亮很亮的四等星一颗更亮更亮的星星那是α星——

那边那个、是人马座?

应该是吧它和天蝎座挨得很近的旁边有两个还是三个星团来着——

天鹅座能看到吗?

能啊你让我给你找找——


律好奇地观望着星空彼方。对他来说这片世界太过遥远,满满都是新奇与未知。

看了很久以后他突然察觉到旁边安静下来。他疑惑地移开脑袋,看向将。

红发少年依然咧着嘴笑着,碧蓝的眼睛里却有一点子安静意味。

他说。律你真是贪心啊。这样子我可一点也看不到啦。

刹那间律的耳根都有点烫起来。他想了想,在目镜旁挪出一点空间来。

然后没等他说句什么红发笨蛋就急哄哄凑过来了。一头冲天硬发甚至扎到自己的脸。


他开心地给自己讲起各种星系星座,还有星星的许多故事还有段子。律却听不进去,而是想起关于将这个人的林林总总。

他其实对这些冷知识不那么感兴趣。比起这些,他有点儿更想听将,讲述他自己。但不知道将是太过谨慎还是太过粗心,他说的一切,却都不包含他自己。

这个人直白爽朗,清晰可见,却好像总是看不透他。他身上的小小谜团和他带来的意外总是同样的多。

他是超能力者,却和自己见过的超能力者都不一样。他只想让自己老爸吃点苦头,好从统治世界的中二梦想里醒过来;

他说自己在搜罗可靠的同伴,却对哥哥不感兴趣,而是找上刚刚觉醒能力资质平平的自己;

他突然出现在自己家门口,一手扶着脸露出电影里坏蛋头子那样的恶意笑容,最后居然什么也没干,而是跑来拉拢自己说是有办法救自己的哥哥;

他和自己明明一点关系都没有,却就这样出现在自己的世界里。还说,要和自己做朋友。

不,将不是这么说的,他比这无礼直接多了——

他说,我们会成为好朋友。我和你,会成为好朋友的。


就像这次看星星一样,将总是肆意而突然地出现,扰乱自己的一切。偏偏他就是能带动自己,让自己竟然真的和他一块儿去冒险。一次又一次,导致律不断怀疑自己的人格——他以前是这么容易就被说动去干傻事的人吗?


他拿着一把大锤子乒铃乓啷把那堵高墙打破,对着缩在最后一点儿墙角害怕阳光埋着头的自己伸出手,脸上带着欠扁的笑意毫不在意地说,和我一起去看星星吧。

我可喜欢星星啦。


最后将跑到建筑废墟里的一台自动售货机前,买了两罐果汁,抛了一罐给自己。

律已经完全没有想法了。他乖乖地打开易拉罐喝着过于甜腻的苹果饮料,一边任由将拉着自己和自己并肩躺下。

……所以我们这是要看流星了?

是啊这不是看流星的标准姿势吗再等一会儿过几分钟吧就要有了——

他们就这样躺在【宫泽贤治】的边上。律仰望着玻璃穹顶之外的夜空。这里隐蔽没有人烟,所以这里的天空看起来更为澄澈,尤其是今天空气质量非常不错,所以能够清楚地看到,一群星星好像倾倒的牛奶一般延展蔓延成一片银河,虚无缥缈地缓缓流动着,掀起银白色的浪潮。

萤火虫、纸灯笼、月见草、钻石、天使——律的脑海里划过这许多东西,也无法形容眼里这片天。


银色颗粒拖着纤长尾巴终于划过漫漫天际。一道一道此起彼伏。寂静夜空中晕染出层层叠叠的光圈。

两个少年睁大了眼睛望着这场景——律一下子弹了起来,恨不得离星空更近一些。他凝视着这些飞翔的白银星屑,移不开眼睛。

流星雨在他的眼里滑落,盛开再黯淡下去。周围静悄悄没有一点声音,律却好像能听见这些星星的歌谣。


(For you never shut your eye, Till the sun is in the sky. 

As your bright and tiny spark, Lights the traveller in the dark.)


他记不得那个过程统共持续了多久。也许是几十秒也许是几小时。

不过他不再相信这些发光的小东西仅仅是天文竞赛前背到的,所谓“没有生命的陨石”。他相信它们是有生命的,他将这短暂的美丽镌刻在自己的心里。


他继续躺下去,身体陡然放松下来。他看向旁边近在咫尺的将。

两人相视一笑。


“律,那里有个星座。”

“是只有特别强的超能力者才能看见的星座。”

“你能看见吗?”


--


“轰隆轰隆——呜——”

列车慢慢减慢速度。律在蒸汽鸣笛声里睁开眼睛。他还没有睡醒,困惑地眯着眼睛看向车窗外。

已经完全是黑夜。外面是一片荒原,风声呼啸。但却只有寥寥几颗星星,怪可怜地挂在天幕里,再不盯紧它们它们就要消失了一样。

律摊开手。他的手里握着一件东西。

是将给自己的星盘。圆圆的厚玻璃片一闪一闪,里面镶嵌着群星烂漫。

他把这片透镜慢慢举到眼前,凝神观察着里面的各色星座。细小的宝石在没有灯光的车厢里折射出晶莹的光点,在顶上投射出磷光来,缓缓转动着。

他的耳边又响起那个红发笨蛋的笑声。他问自己,能不能看见。

列车重新在铁道上行驶起来。没有人进入这节车厢。律却并不孤单了。


“是啊,我看得见。”


-End-


评论
热度(22)
  1. Aleeew少爷把学霸拐跑啦 转载了此文字
    写得太美了!让我涌起去淘宝买星盘的冲动〒▽〒
©Aleeew | Powered by LOFTER